画家改行当国家总理是怎样一种体验?世界最骚总理:多多少少有点开心8


来源:人民艺术art&lnstagram优选 ? ? 责编: ? 阅读:813 发表时间:2019/4/20 17:22:45 ? 字体:【大】【中】【小】


艺术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存在,艺术是一种信仰,它让一切都成为可能。无艺术,不生活!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个人
是他...


很多人可能不认识他,以为就是某个普通的外国大叔。但他却从一个普通的市民逆袭成为一个国家总理。谱写了自己艺术与政治的双重人生,他就是阿尔巴尼亚国家总理

埃迪·拉马(Edi Rama)




1998年,法国巴黎。

刚刚办完画展、逛过巴黎圣母院的阿尔巴尼亚画家埃迪·拉马,接到了一通来自祖国时任总理的电话:
“喂,是埃迪嘛,我是总理。最近忙不忙啊?”
“还好还好,整天画画,得闲饮茶。怎么样,总理有什么关照?”
“你忙归忙,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做国家文化部长?”
埃迪有点震惊,他只是一个画家,除了画画什么都不会,跟政治从来就没什么关系。
早些年,他在阿尔巴尼亚艺术学院当过教授,后来觉得教书无聊,就跑到法国去画画。
“这么草率的吗?可是我没有经验喔,只会画画,没有做过官员诶。”
“诶,我们就是喜欢你没有经验,回来嘛,我们就是要靠年轻同志搞搞新意思。”
于是,出于对国家的眷恋,这位34岁的画画小天才,就从巴黎回到了阿尔巴尼亚。
回到祖国的埃迪,有点水土不服。从前他是艺术家,想怎么浪就怎么浪,这种习惯改不过来。
“关于政治,我学的第一课,就是穿衣服。”埃迪回忆,自己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时十分骚:
“穿着红外套,花衬衫、黄裤子,在一群黑西装里就像不明飞行物。”
照片是找不到了,但现在已经收敛很多的他照样骚,穿小白鞋、打骚领带出席国事访问,瑞思拜。
不仅穿衣潮,思维方式也同样新。
当时的阿尔巴尼亚刚刚经过几十年极权统治,前卫电影、双年展、歌剧、新潮艺术奖,这里统统没有。
在巴黎喝过洋墨水的埃迪根本忍不了,他大手一挥:“项目立刻上马,巴黎有的文化活动我们都要有!”

不多时,国家文化样貌焕然一新,这让埃迪受到了年轻人们的疯狂拥护:

“哇这个新来的部长好棒好潮好浪好不做作噢跟那些糟老头子一点都不一样我决定要爱上他了”
然而好景不长,想要大干一场的埃迪,无力感越来越重。
当时阿尔巴尼亚全国的GDP还不如中国一个经济强县,他想搞文化,可有的国民饭都吃不起,搞个鬼。
首都的小年轻们参加活动,也得穿过遍布全市的违章建筑,还有垃圾遍地的街道。
脏一点乱一点还能忍受,可治安问题没得讲。小年轻们晚一点回家,还可能被抢劫、强奸。
埃迪原想找多点警察来维护活动治安,可没有足够的警力,也没预算。
“这样不行,在一片虚弱的废墟上搞文化不过是空中楼阁。要搞文化,首先要搞好这片土地。”
于是在两年后,埃迪决定,竞选阿尔巴尼亚首都的市长。
就在2000年10月,拉马当选首都地拉那市长,这个艺术家正式竞争地拉那市(阿尔巴尼亚首都)市长,最后击败对手,以社会民主党候选人身份当选地拉那市长。
一上任,新任市长埃迪就打算大干一场。
他跟大家商量,要好好整顿,给大家一个焕然一新的首都,结果马上就碰壁了。
“我们先把市中心的那些近百年的老旧建筑拆了吧!灰灰的丑死了,破破烂烂又危险!”
“市长,拆迁很贵诶,我们没钱。”
不管埃迪提出什么,得到的回答都是没钱,确实,国家财政紧张,发完公务员和警察的工资就差不多了。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什么都没钱弄,还是从便宜的项目弄起吧。”
埃迪思来想去:“有没有什么又便宜又高效的办法可以让城市焕然一新呢?”
一夜未眠,奋发图强的埃迪想出了办法:涂墙。
他找了一群艺术家,一起来粉刷建筑物的墙壁。
第一栋被改造的房子原先是浅灰色,被涂上了明亮的橙色。
老实说,这房子也没有大修,不过是涂了一层明亮的橙色,可市民们震惊了。

全城的人像追星一样,跑来看这栋橙色的房子,搞得交通堵塞。
后来的埃迪回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生活的周围除了灰色,还能有别的颜色。”
正当埃迪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负责管理城市扶持基金的欧盟官员赶来制止喷涂作业,威胁要终止投资:
“你们使用的颜色不符合欧盟标准,我要求你们立刻停止涂墙!”
“不,阁下,如果你阻止我们,我就在这里开新闻发布会,控告你们对我们进行威权审查。”
“如果妥协有颜色,那它大概就是灰色。我们阿尔巴尼亚人生活里的灰色已经太多太多了。”

欧盟官员妥协了,于是埃迪在全城范围内开始了他的表演。

身为艺术家,埃迪知道,哪些鲜艳的颜色和图案能让人愉悦。
“我是一名艺术家,我一直在画画。我喜欢艺术,喜欢颜色给我们的生活和社区带来的快乐。”
'打破艺术和政治的界限,就有可能赋予一座贫穷城市新的生命。”
刷上嫩黄色、绿色、紫罗兰色等鲜艳色彩,这三种显眼色调甚至被称作“埃迪·拉马色”
最初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正经事不干,拿墙作画布来画画”。
批评人士指责他,太过注重城市外在变化,而不去解决整个政府面临严峻的实质性问题——我们国家都快完了,你还有心情画画??
饮用水危机怎么办?电力短缺怎么办?经济落后怎么办?治安差乱怎么办?打砸抢怎么办?......
那么多堆积如山的事情你不去做,反而去搞什么城市美化??你TM在搞什么鬼??
但是拉马强调,色彩让这些房子并不仅仅是要变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它还象征着地拉那人生活的希望,会让人们意识到“色彩会带给人们希望和光明,新的生活从现在开始”
话是这么说,但政治不相信童话,很多人依然不理解他的行为。
虽然很多人不解,但是他的这个“城市清洁绿化”行动,最后还是顶住了压力,他要求把城市里已建或在建的违章建筑全部拆除,然后,那些灰色的黯淡的破旧的居民楼,被他下令刷上了颜色。
当时,这栋建筑涂好的时候,很多市民都聚在了一起,看着这个建筑,用他的话说,“就好像发生了重大事故的现场”。
以前,在这个灰暗的城市曾经看不到一丝亮点,这个建筑的出现,仿佛黑暗中的一点亮光......
bet36体育国内不能玩吗 同时也被誉为“碉堡之国”的阿尔巴尼亚,在1950年到1985年恩威尔-霍查领导之间,为了“抵御外来帝国主义的侵略”,在一共才 2.8 万平方公里弹丸之地,人口只有 300万的国家,建造了将近 70 万个碉堡。如今在拉马的影响下,被陆续的涂上了“埃迪·拉马色”或涂鸦再创作。
2001年,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资金援助下,他不但对建筑下手,他还开展了“城市清洁绿化”行动,让破旧的城市公园重新开门又见天日,成为市民休闲好去处...

他疏通了城市里污染的河道,清理垃圾,恢复了河滨的美丽,在城市里大量植树...
接下来,奇迹出现了...
随着大规模的城市治理行动,也为失业率高居不下的地拉那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这个城市原来一直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开始慢慢降低。
由于违章建筑的拆除,公共空间的拓宽,城市里的隐蔽暗角急速减少,犯罪率因此降低了......

因为街道变干净了,大家也慢慢的不往街道上扔垃圾了......最重要的是,人们对这个城市曾经遗失的归属感,也逐渐找了回来。

如今,在这个最穷的欧洲国家首都,却绽放着绚烂的颜色...


他在TED的演讲中,说自己做过一个“自己一生中觉得最迷人的调查”。

当时,他问了市民两个问题:
后来,63%的人表示喜欢这样这样,而在回答不喜欢的那37%人,有一半的人表示——虽然我们不喜欢,但希望你们能把这个行动继续下去。
“当城市警察,或者这个国家本身正在消亡的时候,美就充当了扞卫者”,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把城市变美,会遏制腐败。担任地拉那市长期间,也是拉马创作的高峰期,埃迪·拉马他十分巧妙地平衡了自己作为政治家和艺术家的双重身份,他在推动政治、社会发展的同时完善了自我的艺术生命。

2002年,他获得科菲·安南授予的一个表彰消除贫困的奖项。
2004年,他击败了世界各地的400多位市长,他被评为2004年“世界最佳市长”。
2005年,他被《时代》杂志评为2005年欧洲英雄之一。
2013年,他带领社会党联盟和左翼党派击败现任总理萨利·贝里沙的保守派阵营,出任阿尔巴尼亚新一届政府总理。

而关于这个城市美化计划,最后有80%的阿尔巴尼亚人表示了支持。他通过公平竞争招募了公务员,其中不少年轻人建立了一个去政治化的公共机构。


工程、活动越来越多,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整个国家欣欣向荣。
在社交媒体上,他广泛地听取民意,打击贪腐,用颜色点燃了整个国家。
在TED的演讲上,埃迪表示:
“大部分的政客认为人民很蠢,他们说,什么都不会改变。”
“但大家可以想想,这个世界20年前、50年前、100年是什么样子。”
“文化是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不是什么表面功夫。”
“阿尔巴尼亚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就是十几年前,我们的艺术家用橙色颜料涂了一栋房子。”
“当城市公权力正在消亡的时候,美和对美的追求就成为了扞卫者。
“这足以证明,美丽比暴力更具威力。”

?

返回】 【关闭

导读:

版权所有:bet36投注备用官网_bet36体育国内不能玩吗_bet36体育备用网.盗版必究
地址:中国杭州学院路50号 E-mail:chinacolour@126.com
Tel:086-0571-88272932 Fax:086-0571-28822802
常年法律顾问:林律师 史伟峰
浙ICP备11028628号-2